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4.2万辆、120.6万辆。包括商用车在内,产销数据同比分别下降2.3%和4.0%。经济下行,产销量持续下滑,补贴逐步退坡,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2019年厂商的日子普遍都不大好过。其中,造车新势力企业的日子尤显艰难。融资难、资金压力大、交付不理想,销量低迷等都是造车新势力车企面临的困境。

image002.jpg

就蔚来汽车、威马汽车以及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而言,完成万辆交付的时间线都拉的比较长。最开始实现交付的几家企业中,除了蔚来汽车在2018年实现了10000辆的交付量,而小鹏和威马都是在2019年才完成10000辆的交付。其他造车新势力企业要实现交付则更显不易。如奇点汽车、博骏汽车的新车交付日期一再延迟。

从造车新势力2019全年销量来看,除了蔚来汽车(20565)、威马汽车(16876)、小鹏汽车(16609)以及合众汽车(约10000)的年销量达到万级之外,其他企业的销量更是“惨淡”,1000辆、100辆,甚至更低。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销量为万级的几家企业其销量与年初所预定的销量目标也是相差甚远。其中,蔚来汽车目标完成度最高,但是与4-5万辆的销售目标相比也仅完成了41.1%-51.4%。威马汽车的销量与10万辆的销售目标相比,完成度仅为16.9%。

image003.jpg

除了要面对交付不理想,销量低迷的压力,造车新势力企业还要面对融资难的困境。据了解,2019年多数造车新势力企业的融资状况不佳。即使是身为头部企业的蔚来汽车、威马汽车、小鹏汽车等所融金额也未达成目标融资金额。

蔚来汽车,2019年融资目标为206亿,实际融资约为44.8亿;小鹏汽车融资目标约为159亿,实际融资约为27.6亿;威马汽车目标融金额约为100亿,实际融资金额约为30亿。除此之外,虽然有些企业并没有公布融资目标,但是头部企业融资完成度尚且不高,其他企业想必更加艰难,造车新势力深处“缺钱”的窘境。

犹记得2019年底不少行业人事都表示2020年汽车市场环境会有所好转,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打乱了汽车圈的节奏,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对造车新势力车企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image005.jpg

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企业,蔚来汽车的情况要相对好一些。进入2020年以来,蔚来汽车的销量虽然不太理想,但是融资状况相对较好,过去一个多月已经完成了3笔融资,融资金额4.35亿美元。不仅如此,蔚来汽车公告显示,该企业将于4月底与合肥市政府签署将总部落户当地的框架协议,可获得合肥市政府超百亿元人民币的定向投资。蔚来汽车可以暂时缓解资金压力。

虽然资金压力暂缓,但是蔚来汽车的生存状况依旧令人担忧。毕竟该企业一直以来都没能扭亏为盈,再加上疫情的冲击,新车销量受阻,其亏损的状态或许在短时间内难以改善。不过,蔚来汽车表示,有信心在2020年Q1收窄亏损, Q2实现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到二位数。

image007.jpg

相比蔚来汽车,其他造车新势力车企在2020年的融资状况要差一些。同样是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的威马汽车,该企业资金压力甚至比之蔚来还要巨大。甚至连承诺的员工13薪都已经到了需要延发的境地。同样的,前途汽车、奇点汽车、博郡汽车、长江汽车等企业更是深陷“缺钱泥潭”,甚至到了不仅拖欠供应商货款,还拖欠员工工资的地步。

早前也有人爆料,天际汽车陷入资金链困境,融资困难。对此,天际汽车表示,由于经济下行,融资变得没那么容易,再加上疫情的冲击,企业融资进度确实受到了影响,不过B轮的新融资进度在正常推进。

造车新势力企业到底在承受着多大的资金压力?理想汽车CEO、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日前表示,“上百个新造车企业中,从不拖欠员工工资,从不拖欠供应商的货款的,估计已经不超过五个了。”

image009.jpg

2020年已经有车企率先“出局”。造车新势力绿驰汽车已经“卖身”给了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且已于3月份双方完成股权更换。虽然该车企2019年还曾经宣布了与长安铃木达成产能合作,一度颇有发展前景,但还是走到了“卖身”出局的境地。绿驰转让60%的股权之后,能否走出困境,目前尚未可知。

写在最后:

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深处“寒冬,本以为2020年会略有好转,但是一场疫情让各新势力企业的生存环境雪上加霜。在补贴逐步退坡、接力政策不足、企业融资难、技术不成熟、销量低迷的大背景下,许多企业已经承受不住,率先“出局”,也有些企业似乎即将“退场”。更加残酷的“淘汰赛”已经开启,未来造车新势力该何处何从,如何应对这场关乎“生死存亡”的挑战?现在看来各企业面对难关的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只是,到底谁能渡过难关,就不好说了!